嗯是瓜了

po一下沧海小正太(假装是正太!
来找我玩吖!现在诚招带打本的师父!(我寺菜鸡来的

辛辛苦苦捏的俩
暗香才是亲儿子(不是)
我不是故意要捏成总受的!真的!

冬日

冬天是什么?
冬天是劳累一天回到家后的一杯热水,是开门的那一刻屋子里满溢出的暖气,是家里紧闭的门窗或是户外温暖干燥的阳光。
我并不怎么喜欢冬天,寒冷,干燥,即使艳阳高照也要把自己裹成粽子;但冬天却有夏天没有的特权。好不容易脱离了寒风的折磨,进入室内,手捧一杯热奶,窝在并不宽敞的藤椅里,沐浴在小太阳橙色的暖光里,一秒钟也不想离开,温暖又舒适。
在我的冬天里,大多都宅在家里,没什么必要时肯定不会往外跑的,这与夏天正相反。在梦里与周公下棋,在手机里与纸片人约会……出门总是排在最后的选项。
深夜,关上所有的灯,静静地独自守在老旧的小太阳前,没有手机,没有画笔,没有厚重的书本;这是我的每一个夜晚,那并不孤独,那对我来说是温暖,静谧。
这个不怎么讨我喜爱的冬日,却能给我无比贪恋的温暖和安逸。

瞎jb写点东西

  即使没有座无虚席的赛场,没有专业眼光的评委,即使我已经与梦想渐行渐远,我也要坚持我所热爱的东西;我并不是贪恋观众们的声援,也不是贪恋与对手之间的竞争和友情,不是那排行榜单上的名次,即使同一片冰场上不止我一人,我也依旧热爱滑冰。
  积满霜雪的冰刀,布满划痕的冰场,飘逸华丽的赛服,我无数次的梦,我曾经实现的梦。但现在,我不再独享这些梦想,我会带着热爱滑冰的心,带着怀揣梦想的孩子们继续前行,我的位置已经不再是冰场中央,而是围栏后那不起眼的位置。
  就算年华老去,热爱的心也不曾远去。
  用一生的时间来诠释,我对滑冰的热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一名已退役的花滑选手

【帽檐夜景】

  我见过最多的夜景是布质军帽的帽檐,迷彩的颜色混杂在一起,遮住了上方的大半视线。
  衣领上的军衔,金色的星星亮的扎眼,我有多少次想撕下它,它又是粘得那么牢固,像捆住我放荡不羁的心的绳索。
  我清晰的记得双腿的酸麻,脚底的刺痛,子弹飞过的嗖嗖声,头顶的烈日和没完没了的苦训,那已经过了许久了。我有时会怀念那段“受虐”的日子,单纯又傻气,和兄弟们许下同生共死的诺言,却早已无法完成了。
  年少气盛,早已不在。
  肩上的军衔无比沉重,身上的军装满是尘土,脚下的军靴布满划痕,额前的红星熠熠生辉,这是组成我的全部。我没了放荡大胆的心,却挑起了保家卫国的重担,我成长了,也沧桑了。
  我站在一片漆黑的草地上,耳边响起了整齐的踏步声,和那震耳欲聋的口令,一抬头,便是那被月光照亮的迷彩的帽檐,那是最美的夜景,美过满天繁星

军训之后差点累死的随笔。
叙述很乱随便码的。

“一个人回家?已经很晚了啊。”
“我可以送你回家哦。”
“我就在这啊?就在这……”
“不在后面哦。”
刚刚换上的路灯熄灭了

搞事情啊 露熊伊利亚蜜汁反复横跳
截图来自b站Co视漫展视频